作文网打屁股(共10篇)

[日期:2018-07-14] 来源:  作者: [字体: ]

可怜的我昨天被黄老师打了,今天她看见我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直在躲着她,可毕竟她是我的老师!

后来我就使劲的看书,可就是看不进去,索性不看玩起了手机,早就把老师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突然我听见有开门的声音,把手机放在了抽屉里,装作一副学习的样子,她见我还很乖便问我时间到了吧?我早就忘了,我说:应该,好像,可能到了吧~~她很严肃的看着我说:你不会去看看!我虎头虎脑的去看了一下,好冷咯多打了5分钟呢,我吐吐舌头,看着她一言不发,把那卸了下去!她说现在没人了,我来提问,我脑袋一懵,不知所措,她便问了我一题,我凭着自己的印象胡乱答了一下,蒙对了,正在我暗暗自喜的时候,她说:我离开这段时间你有没有看书呀!我当然是说看了呀~~可她说拿手机是怎么回事?我郁闷,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发现了,我感觉好丢脸呀!就把头埋到了书上,一句话不说,也许她知道我明白自己撒谎不对,所以也便没说我!作文网:home.sanwen8.cn

下午我愈来愈没心情看书,可她总在我跟前,我也不敢有其他小动作,坐立不安的,突然她说:屁股上长钉子了是不?坐好看书、我看了看她,她什么也没说,眼睛瞪得很大,我当然不服气了,也瞪了她一眼,可我知道我是胆子大了、她说昨天没打够是不?我不敢说话,我知道她又生气了,你说话是不是昨天还没挨够,她又说我低着头说:没有,她说没有就好,要听话,我只能说知道了黄老师下了班,黄老师说今天我送你回家,我说:啊!啊什么呀!她对我说我就还像以往一样等着她~下了楼,我坐进她车里,她居然说要惩罚我,我很纳闷为什么,我今天又没有顶嘴,只是没有好好看书而已,她说她要把我身上的傲气治治,由于怕她再打我,我就很快说:自己不再傲了,可是她还是要……

她还说打几下?用什么打?我没有说话,那好吧就打100下,用鸡毛掸子打,她说!我害怕极了,她拿起车上的鸡毛掸子就说趴到车椅上,我并没有动!她就说快点我就小心翼翼的趴在椅子上她就朝我屁股上一顿抽打……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痛呀~我确实也好傲50多下疼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还是一声不吭,她说,你硬,好,看看是你屁股硬还是我打的硬,我知道自己坚持了不了多少,只听打在屁屁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已经80多下了,我被打傻了,一直在喊有本事你把我打死,老师打得更猛烈了,(她平时最讨厌我顶嘴)我实在疼得不行了,100下打完了,她又问:你还敢不敢,我没说话,还敢不敢声调又扬起来了,我带着哭腔说,不敢了,她说以后在科室要听我的话知道不?知道,我小声的说道,她说:大声,知道要以后在不听我的我说打就打,不管有人没人,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还给你面子呢!我乖乖的说:嗯

然后她就送我回家,我们家没有人,她就把我送到楼上,我一回家就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说让我看看,我说不!她说快点把裤子多下来让我看看,我只好乖乖的脱下裤裤,她说都打红了,后来她还给我上了药,我真不知道我是该恨她还是……她说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所以才对你如此的厉害,这是为你好!我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可是我好难过。

铅笔盒上的“蜘蛛网”

铅笔盒上的“蜘蛛网”

文 / 宋中鸣 叙事 类作品 最近,我们班上刮了一阵“邪风”:同学们都想出了许多好玩(但比较危险)的游戏。这可把班主任忙坏了,一会儿管这个,一会管那个。但班上游戏又出现了比如—铅笔盒上的蜘蛛网。(略带夸张)。 实际上大家也不用奇怪,那些所谓的“蜘蛛网”不过是用透明胶布左道右道的粘成网状,再粘在铅笔盒的口儿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把它比成“蜘蛛网”,一点也不假。 不过,这个玩意儿可不是用来做样子的。玩起来,可真够疯狂的首先将铅笔盒关上,(铅笔盒上要粘上胶布)。再在胶布上放上一支笔。用力把铅笔盒打开。笔就会弹的老高,用铅笔盒接住,再弹……在教室里这样玩。固然有些过瘾,不过,却有了位被笔打到的受害者。 受害者一:马恒凤,“哎呦”只听见马恒凤一声惨叫。我马上望着这场开演的好戏,马恒凤,双后摸着屁股,开始骂鄢昭文,鄢昭文只好陪不是,马恒凤便放他一马。 第二受害者:本人,我在看好戏时,笔却弹到我头上。想想我吧!一定气得不得了。对着他耳边大叫:“下次你给我小心点!”鄢昭文只是低着头,看那样子我打了他一下就扬长而去。 第三受害者:王亚茹,她可是个“暴力女生”景形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鄢昭文的下场了吧! 当天晚上,老师知道了此事,狠狠批评了鄢昭文。大家也都松了这口气。 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

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脸很黑,都快赶上锅底了,左脸上长着一个小黑痣,和手上的疤痕很般配,虽然他很丑,可他很爱我。我记得从小学一年级的时侯,我和爸爸有一个约定:如果我离一百分差十一分,那爸爸就打我十一下。以前我离一百分只有十几分,爸爸打我打得很轻。可是,我这次期中只考了七十五,爸爸一下子很生气,把我的屁股都快打成肉泥了!那天晚上,爸爸上网和王老师沟通,向她了解我的学习近况,爸爸的脸色由阴慢慢转晴。我在暗地偷偷的看着老爸,心想:为什么平时不打我的爸爸,今天为什么打我这么用力?我想着想,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做了一个梦:爸爸对妈妈说:我不想打他,可他考得实在太低了。我突然醒了,知道爸爸还爱我呢!这就是我那黑头黑脑的爸爸,我爱我的黑爸爸。

晚归挨父亲藤条抽光屁股

远处传来呼唤声:“毅皖——”“三弟——”

“糟了!是我爸!”他压低声音说。同学们都知道其恐怖性,听见这句都纷纷捡起书包一哄而散了。毅皖孤独地躲在石山后面,偷偷地向外看,只见父亲和十四岁的大哥正在步步逼近,他心里不禁害怕起来。不行,在这里给抓到会没命的。毅皖本能地想逃跑,趁他们还没发现自己,就悄悄地从石山后面的小路溜回家了。

负责看家的两个孩子还在做功课。六年级的毅皑搔搔头,还是转向了二年级的妹妹:“如如,帮我看看这题怎么做啊?”

“嗯——我不会耶。你问大哥吧。不过你上面第24题算错了,检查一下吧。”正说着,钥匙转门的声音又响起。如如高兴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大哥回来了!——三哥?”

“嘘——”毅皖溜进房里问:“爸还没回吧?”

如如摇摇头。

“嗯,那就好。”

如如突然又点点头,看着他身后。

毅皖只感觉背后一阵寒风,连忙转身,骇得倒抽一口冷气。阎王般的父亲矗立面前,脸沉得能滴下水来。毅皓站在他背后,显然找了很久,很辛苦的样子。

“死哪儿去了!!!”父亲的声音像洪钟般,震得毅皖骨头都酥了。他支吾道:“我,我去,去……”

父亲不想在门道里教子,指着大厅中间:“站过去!”

毅皖拖着有点发软的双腿站好,看见父亲在沙发上坐下,犀利的双眼盯着自己,事先编好的谎言浮现脑海,他抢着说道:“爸,我是去采集野草,自然课老师要的。”

父亲的胸膛起伏,显然火气旺盛,严厉的目光像是要看穿他的心思:“那毅皖,你听好了,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到底去哪儿了?!”

大哥、二哥、妹妹都站在一旁,听着这场审讯。

毅皖还是不知死活:“我真的去采集野草了。”

父亲一拍沙发站了起来,风雷迅疾地照着他屁股狠狠踹了一脚:“你还敢撒谎!”毅皖没料到这一招,扑通就跪跌在地上,摔得膝盖生疼,他费劲地仰视父亲,才知道末日到了。

“在外面疯玩不回家,还给我撒谎!你知不知道找了你多久

?!”爸一边骂,一边开始解皮带。其他三个孩子知道大刑在即,咬着牙为毅皖默哀。

恼怒的父亲臂膀一挥,皮带劈头盖脸地就抽了下来。夏天穿的衣服薄,皮带打在肉上啪啪地尤其响亮。“阿,阿,爸……”毅皖满地扭躲,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你还知道疼?”父亲虎着脸猛抽:“玩儿疯的时候就不记得疼了?” 啪!啪!

毅皖痛得用手护挡,小臂上遍布二指宽的红印,火辣辣地肿得老高。“呜呜,别,爸……”他在地上左右躲,一会儿跪一会儿爬,但是父亲的皮带总能准确地抽到背上、手上、屁股上,雨点似的交织成网。此刻他真的后悔撒谎了。

“重说一遍,为什么那么晚还不回家?”父亲停下手,冲瘫在地上抽泣的儿子吼道。

“呜呜,”毅皖消化着余痛,擦一把泪,哽咽道:“我,我……”

“说不说你!”啪!又是重重一皮带抽在背上。

毅皖疼得张大嘴,连忙把实话全盘托出,眼睛看着皮带,恐惧它再度落下来:“今天没作业,我放学后,就,就去怡景大厦的工地上玩……呜呜,我真的不知道那么晚了——”

“终于肯说实话了。”父亲一边说一边把皮带系回腰上,命令道:“自己去取藤条,进屋趴好!”

毅皖的心都凉了,愣了一下,不连贯地哀求道:“爸,求,您别打了……”

这个儿子最爱调皮惹事,以为仗着一点小聪明就可以蒙混过关。刚才的皮带是对撒谎的惩罚,晚归的藤条却绝不能免。父亲心里很明白,因此丝毫不留情面,黑着脸慢慢数道:“三——二——”

毅皖小脸一白,吓得噌噌爬起来,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去取藤条。

父亲进屋前对毅皓、毅皑、如如说:“你们三个也过来看着,谁要是再贪玩不回家,就跟他一样!”

两分钟后。

“啊——”父亲的藤条还没落下,趴在床沿的毅皖就嗷嗷地大叫起来,光光的两瓣屁股夹得紧紧的。

“给我闭嘴!欠揍的东西!”父亲在他屁股上比划两下,高高地举起藤条,嗖地撕破空气,猛烈地甩了下来。啪!打得毅皖胯部一颠,泪珠狂涌!喉咙里发出啊地惨叫,把挨打的规矩忘得

杭州网小记者军旅夏令营系列报道之六:离营篇

啊!六夜终于过去了,今天是我们在部队里的最后一天。尽管还是要早早起床,但是全身都感觉到莫名的轻松了很多。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再来个微笑pasta。一切都好爽!今天的主题是汇报演出。呵呵,演出的主要内容咱就卖个关子,自己想象去吧。在这里透露的是演出前的一点精彩花絮。NO.1蜜蜂之惊 彩排时,刚刚听见“羊排”在叫“汇报演出现在开始,组织大家唱一首歌”时,“嗡嗡嗡”的声音便传入耳中。起先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只是夏天的“吸血使者”蚊子来做客了。没想到嘴巴刚发出“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嗡嗡嗡”的响声在我头上越来越大。凭感觉,我断定:那高分贝的声音绝对不是蚊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颤抖。忽然,一个黄色的东西出现在面前,带着翅膀,盘旋着。“啊!!”“蜜蜂!!”我惊叫起来,不敢再动一下,心里默默祈祷:“我的祖宗啊,你可要知道,我最怕你啦!快快go吧!”也许是我心比较诚之故,蜜蜂似乎飞飞飞,飞到了夏殷琪的头上,惹得夏导的头左摇右躲。还好还好,蜜蜂在逗我们1分钟之后,终于飞去别地了。NO.2椅子风波 “起立,坐下”“羊排”一遍遍喊着口令。 正常情况下,对一般人而言,这是太普通的训练了。可是,对于我这种“饱满型”的fat女生而言,要坐到脚底下这种直径不到二十厘米的小板凳上,简直就像是大象睡床-------太小啦!于是每一次,教练一喊:“坐下”我总是比别人慢一拍,我得小心翼翼地坐啊!而且如果速度快的话,屁股挨着椅子时还会反弹起来。这不,一不小心,我只坐到小板凳边上,结果小板凳翻倒了,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惹得大伙都哄堂大笑。…… 可是,当我真的收拾衣服准备打道回府时,却又感到恋恋不舍。这种感觉和在军训时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星期不一样的生活,一个星期新交的好朋友,一个星期丰富的活动,在这一天都要结束了,内心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真的好舍不得,好想再回到刚来时,好想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老妈上网记

自从老妈学会了打麻将,就整天泡在麻将桌上了,于是,我便帮老妈申请了一个QQ号,让她在qq上打麻将。这一招还挺灵———

“老妈,我散学回来了!”咦?人呢?咋没人睬我呢?什么声音?我迅速跑上楼,一看,原来妈妈在电脑前玩游戏呢。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妈妈身后,她却全然不知。“嘿!—”我一声叫吧妈妈吓了一跳。原来她在打麻将呀!“别烦我,我都要赢了!” 妈妈不耐烦地叫道。现在还真跟网上麻将较上了。

可———

次日,我正在上创网,“宝贝女儿,你都占了这么长时间了,让我玩会儿吗 !”妈妈爹声爹气地说,呀,鸡皮疙瘩都掉一地的了。“我抗议,我才上不到一分钟呢!”我嚷道。妈妈眼一瞪,我自知行不通,便灰溜溜地溜走了。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真是“好事不过三,坏事三又三呐!”———又是一天,我趁妈妈刷碗的空闲,上了创网,刚一屁股坐上椅子,“女儿,舅妈打电话来了。”什么,舅妈对我最好了,我要去接电话。当我走到电话机前,感觉不对,呀,中计了,可为时以晚,妈妈已来了到电脑桌前,哎!

现在我总算知道什么是“自食其果”了!哎————〔省略一万个字〕

做梦也被打(精装修改版)

呜呜呜呜呜~~~~~!“救命呀!杀人放火了!”救命呀!救命呀!亲爱的上帝!快就救我吧!天啊!我已经被我后面的肥婆的无敌神腿迫害了N次了啦!差那麽一丁点我就驾鹤西去了!

今天下午!不知我后面的肥婆发什么疯了啦!用她的无敌伸腿悄悄的靠近我的屁股,当然受伤的不只我一个哟!还有我的头桌:龙小波!因为她跟肥婆有仇,所以被肥婆的无敌神腿蹬得更惨,差点送进了医院!呜呜呜呜~~~~~~~

我和小波商量一番决定后:和肥婆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和龙小波合作跟肥婆大战N回合后!我差点在地上睡着没起来!本来我想装死,看着肥婆追赶的步伐正象我逼近!一场大战不可躲避,我为了少受皮肉之苦!我就丢下同病相怜的龙小波!撒腿就跑,以每小时比光速快N倍的速度跑回了家!此时此刻据我猜想:龙小波以尸骨无存了或者让肥婆五马分尸了呜呜呜呜~~~!小波,到清明节的时候我更你多烧点钱纸哦!让你在阎王爷那儿有点钱用!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睡觉中~~~~~~请勿打扰————————————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在梦里也被肥婆的无敌神腿迫害!呜呜呜呜~~~~

“啊!我飞起来了!”非得好高好高,飞到了另一个星球。那里青山傍水!一切安详!非常和谐!简直比地球好100倍!不是10000倍。而且那里还有网吧!里面的人很好,还可以免费上网!正当我打开电脑,上我心爱的创网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向我逼近!啊,不好!是肥婆,她怎么来了呀!我没多想,撒腿逃出了网吧!可是肥婆穷追不舍,我加快了速度!每秒以比光速还快10000.......倍的速度向前飞奔着!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肥婆的脚变的可以收缩!她把脚放长N千米后!一脚把我蹬回了地球!

“啊!不!我不想回到那个恐怖的地球!”那里有可怕的肥婆,有家长的唠叨,有永远歼灭不完的作业大军!啊!我不想回去!可是我已经离开了那个青山傍水!一切安详!非常和谐!的星球呜呜呜呜~~~~~

“啊!救命呀!杀人放火了!”肥婆用他的无敌神腿把我一蹬!我又非飞起来了!这次我被肥婆的无敌神腿蹬到了一个黑暗的星球里!呜呜呜呜呜~~~那里没有一个人!到处都是黑暗!没有一丝光明,黑漆漆的一片。“啊!亲爱的肥婆,你在把我蹬回去吧!我再也不想在这待0.0000001秒了!”“啊好冷呀!”风呼呼的吹!“ 啊亲爱的上帝,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快来救救我吧!呜呜呜呜呜呜~~~~~

我正坐在地上哭时,一个巨人出现了!她高约100米!一脚跟我踩下来,我还不命丧黄泉!555555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轰.....轰......轰!”我被踩死了,我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幸好这是一个梦!不然我就在那个星球上定居了!呜呜呜呜~~~~~

夏洛的网(5)

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说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

鱼网当武器

表妹送我个鱼网,网很大,本来是网鱼的,现在却成了我的独门武器。我喜欢拿它与别人耍斗,还经常获胜,我把它当成宝贝一样。 晚上,几个人到我家玩,一会儿,我就和叔叔的未婚妻玩起打斗游戏。她手无寸铁,我手持鱼网向她攻去,她连忙用手挡住。我趁机一跳,再次向她发起猛烈的进攻,由于我用力过猛,她连连后退。 她很是生气,咬牙切齿,飞快地向我冲来,我一躲闪,她扑了个空,我机灵地朝她屁股一打,她更生气了,皱起眉头想复仇。我的鱼网又像雨点一般向她攻击,她左抵右挡,难以招架。她暴跳如雷,大吼一声,又向我冲来,这下我没抓稳,鱼网被她夺去,结结实实地网住了我的头。在网里有点闷,很难受。她却幸灾乐祸,捧腹大笑。

被老师打屁屁

可怜的我昨天被黄老师打了,今天她看见我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直在躲着她,可毕竟她是我的老师!

后来我就使劲的看书,可就是看不进去,索性不看玩起了手机,早就把老师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突然我听见有开门的声音,把手机放在了抽屉里,装作一副学习的样子,她见我还很乖便问我时间到了吧?我早就忘了,我说:应该,好像,可能到了吧~~她很严肃的看着我说:你不会去看看!我虎头虎脑的去看了一下,好冷咯多打了5分钟呢,我吐吐舌头,看着她一言不发,把那卸了下去!她说现在没人了,我来提问,我脑袋一懵,不知所措,她便问了我一题,我凭着自己的印象胡乱答了一下,蒙对了,正在我暗暗自喜的时候,她说:我离开这段时间你有没有看书呀!我当然是说看了呀~~可她说拿手机是怎么回事?我郁闷,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发现了,我感觉好丢脸呀!就把头埋到了书上,一句话不说,也许她知道我明白自己撒谎不对,所以也便没说我!作文网:home.sanwen8.cn

下午我愈来愈没心情看书,可她总在我跟前,我也不敢有其他小动作,坐立不安的,突然她说:屁股上长钉子了是不?坐好看书、我看了看她,她什么也没说,眼睛瞪得很大,我当然不服气了,也瞪了她一眼,可我知道我是胆子大了、她说昨天没打够是不?我不敢说话,我知道她又生气了,你说话是不是昨天还没挨够,她又说我低着头说:没有,她说没有就好,要听话,我只能说知道了黄老师下了班,黄老师说今天我送你回家,我说:啊!啊什么呀!她对我说我就还像以往一样等着她~下了楼,我坐进她车里,她居然说要惩罚我,我很纳闷为什么,我今天又没有顶嘴,只是没有好好看书而已,她说她要把我身上的傲气治治,由于怕她再打我,我就很快说:自己不再傲了,可是她还是要……

她还说打几下?用什么打?我没有说话,那好吧就打100下,用鸡毛掸子打,她说!我害怕极了,她拿起车上的鸡毛掸子就说趴到车椅上,我并没有动!她就说快点我就小心翼翼的趴在椅子上她就朝我屁股上一顿抽打……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痛呀~我确实也好傲50多下疼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还是一声不吭,她说,你硬,好,看看是你屁股硬还是我打的硬,我知道自己坚持了不了多少,只听打在屁屁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已经80多下了,我被打傻了,一直在喊有本事你把我打死,老师打得更猛烈了,(她平时最讨厌我顶嘴)我实在疼得不行了,100下打完了,她又问:你还敢不敢,我没说话,还敢不敢声调又扬起来了,我带着哭腔说,不敢了,她说以后在科室要听我的话知道不?知道,我小声的说道,她说:大声,知道要以后在不听我的我说打就打,不管有人没人,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还给你面子呢!我乖乖的说:嗯

然后她就送我回家,我们家没有人,她就把我送到楼上,我一回家就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说让我看看,我说不!她说快点把裤子多下来让我看看,我只好乖乖的脱下裤裤,她说都打红了,后来她还给我上了药,我真不知道我是该恨她还是……她说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所以才对你如此的厉害,这是为你好!我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可是我好难过。


阅读:
录入:ciliuma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