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牺牲作文(共六篇)

[日期:2019-06-04] 来源:  作者: [字体: ]

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那是我们的前提。这篇故事将从它那里得出一个结论,同时证明那个前

提的不正确。从逻辑学的观点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新鲜事,可是从文学的观

点来说,却是一件比中国的万里长城还要古老的艺术。

乔?拉雷毕来自中西部槲树参天的平原,浑身散发着绘画艺术的天才。

他还只六岁的时候就画了一幅镇上抽水机的风景,抽水机旁边画了一个匆匆

走过去的、有声望的居民。这件作品给配上架子,挂在药房的橱窗里,挨着

一只留有几排参差不齐的玉米的穗轴。二十岁的时候,他背井离乡到了纽约,

束着一条飘垂的领带,带着一个更为飘垂的荷包。

德丽雅?加鲁塞斯生长在南方一个松林小村里,她把六音阶之类的玩意

儿搞得那样出色,以致她的亲戚们给她凑了一笔数目很小的款子,让她到北

方去“深造”。他们没有看到她成――,那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乔和德丽雅在一个画室里见了面,那儿有许多研究美术和音乐的人经常

聚会,讨论明暗对照法、瓦格纳①、音乐、伦勃朗的作品②、绘画、瓦尔特

杜弗③、糊墙纸、萧邦④、奥朗⑤。

乔和德丽雅互相――或者彼此,随你高兴怎么说――一见倾心,短期内

就结了婚――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拉雷毕夫妇租了一层公寓,开始组织家庭。那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单

调得像是钢琴键盘左端的A高半音。可是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了各自的

艺术,又有了对方。我对有钱的年轻人的劝告是――为了争取和你的艺术以

及你的德丽雅住在公寓里的权利,赶快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施舍给穷苦

的看门人吧。

公寓生活是唯一真正的快乐,住公寓的人一定都赞成我的论断。家庭只

要幸福,房间小又何妨――让梳妆台坍下来作为弹子桌;让火炉架改作练习

划船的机器;让写字桌充当临时的卧榻,洗脸架充当竖式钢琴;如果可能的

话,让四堵墙壁挤拢来,你和你的德丽雅仍旧在里面,可是假若家庭不幸福

,随它怎么宽敞――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得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

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⑥,到头还是枉然。

乔在伟大的马杰斯脱那儿学画――各位都知道他的声望。他取费高昂;

课程轻松――他的高昂轻松给他带来了声望。德丽雅在罗森斯托克那儿学习,

各位也知道他是一个出名的专跟钢琴键盘找麻烦的家伙。

只要他们的钱没用完,他们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谁都是这样――算了

吧,我不愿意说愤世嫉俗的话。他们的目标非常清楚明确。乔很快就能有画

问世,那些鬓须稀朗而钱袋厚实的老先生,就要争先恐后地挤到他的画室里

来抢购他的作品。德丽雅要把音乐搞好,然后对它满不在乎,如果她看到音

乐厅里的位置和包厢不满座的话,她可以推托喉痛,拒绝登台,在专用的餐

室里吃龙虾。

但是依我说,最美满的还是那小公寓里的家庭生活:学习了一天之后的

情话絮语;舒适的晚饭和新鲜、清淡的早餐;关于志向的交谈――他们不但

关心自己的,也关心对方的志向,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互助和灵感;还有

――恕我直率――晚上十一点钟吃的菜裹肉片和奶酪三明治。

可是没多久,艺术动摇了。即使没有人去摇动它,有时它自己也会动摇

的。俗语说得好,坐吃山空,应该付给马杰斯脱和罗森斯托克两位先生的学

费也没着落了。当你爱好你的艺术时,就觉得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

于是,德丽雅说,她得教授音乐,以免断炊。

她在外面奔走了两三天,兜揽学生。一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回家来。

“乔,亲爱的,”她快活地说,“我有一个学生啦。哟,那家人可真好。

一位将军――爱?皮?品克奈将军的小姐,住在第七十一街。多么漂亮的

房子,乔――你该看看那扇大门!我想就是你所说的拜占廷式⑦。还有屋子

里面!喔,乔,我从没见过那样豪华的摆设。

“我的学生是他的女儿克蕾门蒂娜。我见了她就喜欢极啦。她是个柔弱

的小东西――老是穿白的;态度又多么朴实可爱!她只有十八岁。我一星期

教三次课;你想想看,乔!每课五块钱。数目固然不大,可是我一点也不在

乎;等我再找到两三个学生

牺牲品

“……嫁与你这现世宝穷鬼……”

知了的叫声仿佛就在耳边。窗子大开着,似乎指望能吹进一丝并不存在的凉风。

“……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

我的眼睛睁了睁,明亮的光怪异地在眼前晃动,逐渐形成了一间高大的教室的轮廓。

“……范进其实是封建科举制的牺牲品,他……”

老师的只言片语飘进了耳朵。

“……在这种制度的影响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冷酷而势利……”

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邻居小魏妈妈那招摇过市的神情:“我儿子这回考了全年级第一名!”周围的人都羡慕地交口称赞:“瞧人家这孩子!啧啧!”“咱小宝儿什么时候也争口气!”……

“丁零零……”熟悉而陌生的铃声从某个遥远又似很近的地方传来。我抬起头,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班主任明晃晃的两个“瓶底”。“你!过来!”我做梦似的根在后面,跌跌撞撞,刚才一直压在桌面上的半边脸现在有点麻了。到了办公室,老师在桌后坐了下来,一脸严肃地说:“你怎么了?天天困成这样?照这个状态,我看你怎么考一中!还有,上次月考的作文,居然菜的了29分,怎么写的?”“我……”我支吾着,其实我觉得那篇文章写得很新颖。

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和沉重的心情回到家。“儿啊,趁你还没换衣服,帮妈买瓶醋。”我一时没动。“哎,愣着干嘛。你怎么越来越懒了?平时见你学习忙,衣服都替你洗了,买瓶醋就这么难?”下楼,走到超市,拿醋,付钱,提着醋回来,上楼。多繁琐的过程!是的,我确实懒了。

光荣牺牲,舍己为人

光荣牺牲,舍己为人—读邱少云后感

邱少云:1926年出生于四川钢梁.1949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赴朝作战. 1952年,为了打击盘踞在上甘岭的美国和南朝鲜军队,邱少云被选派参加潜伏部队,并担任了发起冲击后扫除障碍的爆破任务.12日上午,敌向其所在的潜伏区进行了低空扫射,并投郑汽油弹.邱少云被汽油弹击中了,燃烧液燃遍了他的全身,为了不暴露潜伏目标, 邱少云任凭烈火烧焦一动不动.他双手深深的插在泥土里,身体紧紧地贴在地面,直至壮烈牺牲。 读了这个故事,让我真正的明白了十么是英雄?英雄就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舍生忘死、不顾一切的人。他们生活在国家的各个地方,关心着国家的各个发展。在现在的这个社会里要别人帮自己办点事,一个字“钱”!可是,邱少云呢?是谁给了他钱,又是谁要求他的呢?没有人,没有!是他的意志要求着:我不能动,我不能动!我一动的话敌队就会发现我的,一旦敌队发现了我,也会跟着发现大家,我不能动,……不能动猛烈的、无情的火燃烧着,燃烧着……一直到一个烈士在世界上消逝。 以后我也要学习他的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在生活中与他人互相帮助。让世界不为钱所动!

年华的牺牲品

时间随着平缓的呼吸无形地溜走.

这,就叫年华.

―――题记

他只是静静地淌着,如暗红的血液从静脉中流出一样.汩汩地淌在一片死寂当中.

仓皇而飞的鸟群,它们像鬼魅一样划过深色的穹隆.随即,消失.

只是一个黄昏的过度而已,一切都那么的不切实际.好象梦魇一般的离奇.一种惶恐浸入骨髓般的流窜.落寞像麦浪倒伏般得流淌过来.

黄昏之前,灵动跳跃的海水荡涤着空气,粲然的阳光洒满整个的大地,轻柔的海风拂向透彻的天空.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只是一个黄昏而已.

一切都变了.

鸢尾

他从容、矜持的盛开在倩硬班驳,雾霭婆娑的月夜中.

皓洁的月光落满了他蓝色的花朵.一种想要释泄的淡然渐渐渗出.

迎风而立的他也不失几分高贵和典雅.也许是与生惧来的气质,怎么也消磨不掉吧.

那蓝色,蓝的透彻,蓝得让人有种心醉的感觉.

然而.时光毫不怜惜地划过他的容颜.

夏季的最后一个夜晚,无月.

他呢?

呆滞地静立在那儿.苍白,苍白的蓝色.弥漫着一股惨淡而又涣散的气息.

只是一个夏季而已.

一切都变了.

夕阳下.他穿着一件白色带红边的小毛衣,余晖给纯白镀上了一层金色.一切都有一种身处堇色世界的感觉.

田间的碎路上.回荡着爽朗的笑声.

互相蹑踪彼此的影子,他那天真的笑容挂在脸上.那明亮透撤的眼睛透露的是纯真和开心.

诚然,月半弯.

他的离开造就了我们之间六年的空白.这空白就让它空着吧!我也没有能力去填充.

不知是为什么.六年后我们还会认识.

可是一年前.

同一所学校.

同一幢教学楼.

同一层楼.

只是隔着楼梯的两个班.

就这样,天天见面,却只有互相的漠然与熟悉.

把这次认识叫做重逢吧!

重逢的地点却是在医院.看到的是脸色苍白的他.

因为打架受伤,住院.很严重的伤.当我听说时我的心都楞住了.一种担心涌上心头.

这还是他么?

重逢的蘧然也无法填充六年的空白.

在学校见面时,我好想跑过去笑着跟他打招呼.可每次看到的是他一脸的严肃和沉郁.不过有时后他也有笑,但是却是和他的朋友在一起.

记得一次,他自己在往楼下看.我跳着跑过去拍了他一下.

"在干什么呢?"

他抬头的瞬间,那双眼睛透露出一种……怎么说呢,让人看了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寒意,觉得害怕.然后,我只好笑了一下,离开.

好可笑的害怕!

只是六年而已.

一切都变了.

注定了的.

他们都是年华的牺牲品.

只能默默的接受洗礼.

却无法抗拒.

鞭炮的N种牺牲方法

鞭炮的N种牺牲方法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过年啦!为了增添节日气氛,大人小孩都喜欢放鞭炮。冲天炮、地滚子、擦炮、甩炮……。鞭炮为了给我们带来欢乐,却作出了牺牲。总结鞭炮的牺牲方法,有N种。

冲天炮之蹦极而死

“呜……”,随着一声尖叫,冲天炮飞上了天空,高度可以达到几十米。顿时漆黑的天空出现了灿烂的米花,“砰”的一声巨响,那支冲天炮光荣牺牲。它积蓄了一生的力量,一鼓作气蹦上了高空,最后在茫茫夜空中牺牲消失。虽然有些凄凉,但是它却得到了“蹦极高手”的美名。

擦炮之摩擦而死

擦炮是小朋友最喜欢的一样火炮,因为它很安全。它不需要点火,只需要抽出一根火炮,在盒子皮上轻轻一擦,火炮就啪的一声爆了。总结它的牺牲方法,一个词“摩擦”。想当初,它要是不与人发生摩擦,怎么会牺牲呢?

地滚子之晕死

点燃地滚子的引线。地滚子开始跳旋转舞。一圈,两圈,它感觉头有点晕了,三圈,四圈,它晕头转向,心跳加速,可是它已经停不下来了,最后它体力不支,终于晕死在墙角下。所以总结地滚子之死,原因就是一个字“晕”。小朋友以后可别随便说“晕死”这个口头禅啊,不然,你就是地滚子了!

鞭炮是不是这样死的,你可以应证一下,如果是,就请你在我的PK擂台上投一票。

牺牲巧克力

一只手伸过来,同时,耳边响起了一句话:“老邵,巧克力给我一点!” 呵!余能能这方面的消息比谁都灵通,早上杨弘正给我的巧克力都还没开封呢!他就已经知道了。可是,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个巧克力,我就是不给,因为,这是杨弘正的妈妈从国外带过来的,杨弘正再拜托杨申奥给我的,在我眼里,这可是个“大礼物”。 可余能能就那么固执,只见他撅着嘴,说了句:“小气!”之后,便不理我了,连球也不让我打。看着我很想打球,余能能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暂停了比赛,走到我身边,说:“很想打吧?!巧克力!”“休想!”“Why?”“没有为什么,只有不可能!”“哼!只不过是块巧克力,一颗巧克力是小事情!”“小事情?不可能!” 唉,余能能,原谅我,这可是杨弘正千里迢迢送来的,再说了,听说你那天吃了不少巧克力,你怎么还会想到要我这位没去他party者的巧克力呢?你太贪心了!还有一点,你认为这是小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这个巧克力,意义非凡,象征着杨弘正对我的重视,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把它轻易地交给你的! 可是后来,我想了整整一节课,还是动摇了,把巧克力主动给了他,因为,和巧克力比起来,失去余能能的友谊更不是小事情!


阅读:
录入:ciliuma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