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东营的作文(共七篇)

[日期:2019-09-10] 来源:  作者: [字体: ]

二十年前,有一块贫瘠的土地,他刚刚过完他的五岁生日,他就是我们的家乡东营。那个时候,东营到处都是一片盐碱地,荒无人烟。当时,到处散落的低矮的小平房和窝棚,房子都是泥土垒成的,一到雨季,就打下来一堆碎土片。就在这种环境下,仍然有勤劳的人民为石油而战。从此,东营开始向人杰地灵的方向发展。成千上万的人聚到东营这个不毛之地。参加石油大会战。而那时,我尚未来到这个世界,只是听老一辈人讲东营的故事,在我们稚嫩的心中,留下一个对美丽东营的憧憬。在二十年后的二零零八年,祖国实现了奥运梦想,东营也即将迎来了它的二十五岁的生日。如此,新一代的我们,在这片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上,快乐的飞翔,尽情的嬉戏,享受着家乡的变化。一切都在进步!一排排泥、草屋被进步的潮流淹没,高耸入云的大厦在时代的舞台上闪现;泥泞不堪的小路消失了,平坦宽阔的柏油路通向千家万户;条条散发着臭味的水沟被撒下绿茵的行道树虽代替了。东营,已经腾飞在华夏大地。我想起了江泽民主席在一九九九年考察东营时,说得那就让我深有感触的话:在这不毛之地能把城市建得这样,东营这个压轴子戏好哇!真使我流连忘返。”主席的这番话,使东营人备感亲切和自豪。为了让我们美丽的家园明天更美好,我们将与时俱进,永不停步,用心血和汗水谱写黄河三角洲开发建设的新篇章。我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美丽的东营

美 丽 的 家 乡

东营市方洲教育 宋佳琪 指导老师 王春秀

我的家乡在东营,那里的风景如画,景色迷人。下面我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乡—东营吧 。

要问东营哪个地方的景色最美,那非天鹅湖莫属了,一进大门,就能看见一望无际,湛蓝的湖泊。清晨,才下过几阵蒙蒙细雨,湖泊上隐隐约约的漂浮着几只小船。远处的景物若有若无的呈现在眼前,好像在童话里一样。中午太阳高照,水面波光粼粼。傍晚,太阳公公西去,天鹅在空中翩翩飞舞,好像在欢送太阳公公的西去,迎接傍晚的来临。夕阳娃娃也依依不舍的欢送着太阳公公,它们把天空染的一片通红,好像在为太阳公公披上一件红色的大衣,让它光芒四照的落下山去,在最后一刻给人一个美好的印象。

东营还有一个人人都喜欢的地方—湿地公园。那里的湖水清澈见底,湖面上还有个小桥,从小桥上往远处看,有许多小鱼跃出水面,吐出一嘟噜,一嘟噜的小泡泡,为湖面增添了几分生气。这虽然不是天鹅湖,但这也有几对天鹅在这里休息。

东营有天鹅湖,还有一个很出名的湖,那就是清风湖了。透明的湖水映衬着蓝天和白云,映衬着从天空飞过来的鸟儿。树木长得郁郁葱葱的,好像在为来这里观赏的人们驱散热气吧。

我爱美丽的家乡—东营。

爱我家乡—绿色东营

我的家乡在山东省的东营市,这里不但是一个文化大都市,还是一个环境优雅、美丽的地方。

东营市的街道两旁都栽种着四季常青的松树和叶片翠绿的冬青,这些树木在东营人民自觉地爱护下,一天比一天生机勃勃,生气盎然。连顽皮的孩子也不会伤害它的一片绿叶。还有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叔叔阿姨们每天给它们浇水、修枝、施肥、除虫,使植物健康成长。

在东营一些大商店或居民区的大门前,还会种植一些花卉来美化环境,如:月季、牡丹、芍药等。这些艳丽的花朵在不同的季节竞相开放,有红的、黄的、紫的……,真是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他们还能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使它变成氧气,给市民一个清新的环境。

大家都知道,2008年北京就要开奥运会了,东营市在弘扬奥运精神的同时也不忘保护环境。你看,路边一簇簇的红柳、黄杨都被扎成了奥运五环或是福娃的形状,让人们流连忘返。特别是黄杨,它可以分解空气中的多种有毒气体,让人们健康、快乐的生活。

东营的市民平时决不乱丢垃圾,废纸屑你也绝对找不到一片的。因为人们无论多么少的一丁点儿垃圾,也要扔到附近的垃圾桶中才会满意的离开。

在东营郊区的黄河入海口周围,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湿地。这里的气候十分湿润,长着成片成片的青草和湖泊,十分适宜动物们的生活、繁衍。所以,每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动物到这儿来越冬。东营市政府十分注重保护这块湿地,不允许任何人开发或捕杀里面的动物,所以这片湿地成了动植物的天堂。

最近东营市还通过各种途径向人们宣传有关环境保护的知识,使人们更加重视这项问题。

这就是我的家乡—东营。从今天开始,请大家挽起手来,共同保护我们的绿色东营,让它变得更美吧!

东营市的飞跃发展

我的家乡东营,在地图的“鸡脖子”附近,我国的第二大油田就在这里,家乡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东营拥有25年的历史。小时候,听老一辈讲,以前的东营到处都是一片盐碱地,荒芜人烟。当时,到处散落着低矮的小平房和窝棚。房子都是泥土垒成的,一到雨季,就打下来一堆碎土片。家乡的人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能顽强的生活下去,正是一个奇迹!那时,弯曲又窄小的路上都是马车,牛车。人们就是靠着这些简单的交通工具生活。不过在海滩上可以看到吐着白沫的大螃蟹和大如手掌的海蛎子,好一派热闹的景象!我真羡慕以前的家乡人有那么好口福。这只能回旋在我的梦中,由于过度捕捞现在已没那么多。一切都在变化,家乡也在变化。在东营广阔的大地上,人们建起了一座座高楼大厦,一栋栋住宅楼,甚至还有豪华的别墅。它们是那么壮观,气派。这和以前的房子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如今,无数条柏油路和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各式各样汽车在上面驰骋。向往已久的东营汽车总站刚落成,它标志家乡成了重要交通枢纽。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一切都变了模样。奥运期间,大部分的车辆上都插着奥运彩旗,东营人和北京人一样享受着时尚气息。东营的文化渊源可追溯到人类的史前时代。大量出土文物表明,这里至少有5700多年的历史。丰厚的文化积淀,使这里地灵人杰,曾出现过许多历史名人。这里是战国时期著名军事家孙子的故里。他的《孙子兵法》,是世界公认的"兵学圣典",至今还在海内外被广泛应用于军事、经济等领域。 如今用黄河代表中华民族古老的文化,用海洋代表现代文明,那么东营文化则是黄河文化与海洋文化的汇聚与交融。五千年文化的积淀,外来古老民俗的浸润,现代工业文明的冲击,多种文化的集聚、碰撞、融合,渐渐演化成一种全新的黄河口文化,她既有黄河文化的雄浑淳厚,又有海洋文化的博大精深。 东营市文化事业发展较快,图书馆、博物馆、书画院、艺术馆、文化馆等文化设施不断完善,各种文艺团体遍布城乡,群众文化生活丰富多彩。东营是山东地方戏曲剧种吕剧的故乡。吕剧以纯朴生动的语言、优美悦耳的唱腔、丰富多彩的音乐词汇而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喜爱,成为山东省的代表剧种之一。人杰地灵,名人倍出 。古老的黄河,孕育了悠久的华厦文明,也使滨州拥有了丰厚的人文资源。 滨州人杰地灵,历史上名人辈出,悠久的历史哺育了一大批古圣先贤。古代著名军事家,被誉为兵学鼻祖的兵圣孙武、名垂史册的宋代著名政治家文正公范仲淹、创造了天仙配美丽故事的汉孝子董永、东方智人东方朔,因“一门七进士、父子五翰林”而有“书香官宦门第、进士多人之家”之称的滨城杜家,明朝女英雄唐赛儿、现代新儒家梁漱溟、当代周易大师刘大钧等名人志士都出生或生长在这里。 武圣"孙武生卒年不详) 字长卿,又称孙武子、孙子,春秋末期乐安今东营市广饶县)人,中国古代伟大的军事家、军事理论家、思想家,被后世尊为"武圣"。曾以《兵法》后多称其为《孙子兵法》)见于吴王阖闾,被任为将,率吴军攻破楚国。他的著作《孙子兵法》被誉为古代兵学圣典;全书共13篇,6000余言;揭示了战争的重要规律,提出"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强调战略战术上的"奇正相生"和灵活运用;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为古今中外军事家、政治家所重视。《孙子兵法》被译成日、法、英、德、俄、捷、朝等数十种文字,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传 黄河三角洲这片热土,自古以来就人才辈出,这些杰出的人物如灿烂的群星,在历史的夜空中闪烁。古代史上,春秋战国时期,当时的乐安

我想让东营更美丽

人人都爱优美舒适的生活环境。我生活的地方——东营,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是胜利油田所在地,是黄河入海的地方。我从小就在这里生长、生活,我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喜欢这里的河海湖泊。可是,最让我担心和不安的是,这里的空气污染渐渐加重了。山东电视台每天早上的城市天气预报中,前几年东营的空气质量都是优,而现在却常常是轻微污染。所以,我建议大家要高度重视环保。我们现在生活的东营区新区,小区绿化和道路保洁都很好,可是绕学校流过的河水却污浊不堪,特别是农行附近的河水都是臭的,隔老远就能闻到那令人作呕的气味。我想和我们班、甚至我们全校的少先队员一起,把河水中的垃圾清除干净,再请物业管理人员或环卫人员引来清水,还小河清澈、干净的本来面目,让小鱼小虾尽情的游玩嬉戏。我们这里的练油厂、发电厂、水泥厂、化工厂以及汽车、摩托车等等,每天都排出大量的废气,从而导致了空气质量的不断恶化。我建议让每个工厂都完善环保设施,把废气转化成有用的新能源,减少环境污染。我们要推广使用太阳能或电能汽车,这样就会避免尾气排放污染环境的问题。我们要推广使用电动车,或骑自行车,或走路,不要骑摩托车,这样既不会污染空气,还能锻炼身体呢!我想组建一个绿色环保小分队,标志是在一个树叶型的纸片上涂上绿色。我们的衣服要体现出绿色环保标志,要经常组织植树、护绿、河道清理、环保知识宣传、纠正非环保行为等活动,广泛宣传环境保护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我想发明一个环保机器人。把他放到水里,他能及时清除垃圾,能把污水逐步变得清澈,还能杀死水中的病菌,让鱼虾生活的更健康。我还想发明一种环保鸟,它们能把人们准备好的空气净化剂迅速洒播到空中,不用再让飞机来回穿梭吵得人睡不着觉了。我还想发明一种环保树,它耐盐碱、耐干旱、耐水涝、抗虫防病,长得还特别快,两三年的工夫就成参天大树。它们能吸收大量的二氧化碳,能排出大量的氧气,我们东营的空气质量一定能得到根本改善。同学们,快加入我们的环保小分队吧!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加强环境保护,共同把东营打扮得更加美丽!

我爱我乡_____ 绿色东营

我爱我乡_____ 绿色东营

1996年入冬的一个傍晚,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一个小生命来到了这个美丽又充满竞争的世界上,那个小生命就是我,我生在东营长在东营,黄河入海入海的地方,是我可爱的家乡。

说起东营这个地名,还挺有来历哩!

东营这个地名,因唐太宗东征时,曾在此安营扎寨,设东营、西营而得名。明洪武年间建村。1961年4月,华北石油勘探处在东营村附近打成第一口勘探井,获日产8.1吨工业油流。由是东营村一带逐步形成了由会战指挥部和部分二级单位机关及后勤单位组成的矿区城镇,人们称之为“基地”。1965年3月,惠民地委决定成立县级工作机构——中共惠民地区东营工作委员会和东营办事处。1983年成立地级市。

古往今来,有很多文人墨客欧歌过我的家乡这块土地,大诗人李白大家都知道,他写的《将进酒》诗里第一句就是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描写的就是我家乡——黄河入海口。

新生

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两万年的黄河水,冲刷出无数人对生活的记忆。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一畔,牛羊浅跃,在古老的民歌中所向往的东方,在历史的呼吸中繁衍出了这一片活跃的绿洲——那是带着三角洲泥土特有芳香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我的家乡,山东东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兴城市。

古齐地的遗风吹拂在这片麦田与芦苇交织的河畔,战车和王侯的封土记录下对历史的伟绩与叹惜,孙子兵法的余音仍在传达着和平的信仰,吕剧的格调诉说着劳动者最单纯的心声和愿望。

人们对于东营的理解,多是从镜头上那些矗立在芦苇丛中的提油机开始的。钢铁的身躯,撑起了人们对这个年轻城市的信念。小时候的我对那些高大而又冰冷的身体充满了好奇,从它们叩头的样子很难想象出黑色的黄金是如何变成生活中的吃穿用度。正如未知带来神秘,这个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先灵正在坚定和自信的笑容中褪去她神秘的薄纱。

我一步步向那些让人敬畏的先驱者们走去,从我有记忆起,那些不可磨灭的身影就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在忙碌,斧头状的曲柄在缓慢的上下运动,缓慢的,不间断的运动。谦卑的样子像是在叩问土地的厚度,但它们得到的是时间给出的答案。

在无数个如这般的清晨之前,我年轻的父辈怀揣梦想和对古老的虔诚来到这里,把汗水播种在坚硬的土地中。很快,在劳动号子和欢愉笑声的映衬下,黑色的血液终于从提油机的身前流出。那是一个清晨,从这里望去就是地平线,那在芦苇背后的彤红的太阳,带来了沉寂在入海之前的希望。我远远的望向他们,用怀念和尊敬的目光。仿佛又听见他们在泥水中的话语,他们说,黑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渐渐走近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它们的钢铁身躯上的锈斑渐渐清晰。提油机仍在忙碌的主旋律中抒写着伴奏,它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我随手拾起一块脚边的石子,我放在手中不住的抚弄。石子上的花纹在太阳的炙烤下渐渐清晰,我听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看层云中的太阳,柔和的笑容在黑色的遮掩下让我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身边不知不觉多出的密集建筑和宽阔街道上往来的车辆打乱了我的思路。我看到汗水从那些劳作的人们头顶上蒸发,就像远端工厂冒出的白烟。海水的碧蓝变成翻滚着白色泡沫的存在。金黄的麦田在干旱和盐碱的阴谋下变成死寂的白色。人们一言不发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劳累的喘息就像干旱的麦田里拾穗机无助的哀叹。我用怜惜的眼神望向他们,我想伸手去助他们,可是,时间的加速已经不允许我去适应发展的速度。我只好想象他们在心底默念的话,他们一定用这句话激励自己的工作,他们说,白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突然想要问他们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给出答案。我的眼眶渐渐湿润,因为在踉跄中,我终于触碰到了它们的身躯。我握住了那结实的钢架,灰尘从我手中簌簌落下。

在夕阳的映衬下,我眼前的巨人突然停止了。就那样定格在夕照的某一瞬中,毫无征兆的,就那样停止了。我突然恐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代表着结束和终止。但我突然又发觉,那静若处子的身躯也是如此美丽,没有了敬畏和怜惜,我满是欣喜和爱恋的拥抱了它们。父辈们的劳作终于可以换来晚年的安息。新一代的开拓者正计划这在这里建设个生态之城,芦苇的圣歌重新回响在一片新生的祈祷式中。他们告诉我,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我想我有必要问他们这个问题了。但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梦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历史的回音,那是开放的齐风的延续,我忍不住和起了那陌生而又亲切的旋律。我的声音穿过了孙武祠,穿过了关帝庙,穿过了柏寝台,穿过了历史博物馆。在轻声的唱词中越过了天鹅湖,越过了新世纪广场,越过了新港,越过了湿地公园,最后,定格在了那夕阳下的提油机上。在这里,淳朴的民风和进取的精神融合在提油机沉默而又有力的背影中。

原来,提油机的暂停并没有代表我的家乡发展的停滞。其实变成一种文化符号的提油机仍在发挥着它们的价值,同千年来乐安(东营古称)人民的记忆一样,提油机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拓者们的亲身写照。在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中勤勤恳恳,在困难面前毫无怨言,在成就面前仍旧谦卑,这一切,原本就是生活在这片新生土地上的人们辈辈相传的人格标准。

提油机践行了人们对它们的期望,给这年轻的城市喂养了新生的母乳。在我们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虽然它的身躯在渐渐缩小,可是它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却从未发生变化。我想,我的问题或许


阅读:
录入:ciliuma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内容查询